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德云班主

郭德纲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纸扇长,醒木方,穿大褂,站桌旁,祖师爷留下说学逗唱,洒向人间笑一场。梅花雪,绿茶汤。金牌匾,粉皮墙。来的都是客,全凭嘴一张。德云社里心舒畅,一壶热茶慨而慷!东西南北超级棒,管什么世态炎凉!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听雨随笔  

2009-07-18 19:59:1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清晨,雨声惊醒了我。隔窗望去,雨点似断线珍珠,迷茫茫一片。院内,翠竹摇曳,花草滴露,极具丹青之意。已挂果的苹果柿子核桃山楂石榴等诸般果木,经雨润后越发好看。想来,秋后定是五彩挂枝头了。换了衣服,撑把雨伞,踏小径,向书房走去。十分钟到达,焚上一炉香,打开鼓曲音频,望茶杯中逐渐落下的叶子,颇有几分感慨。

今年这是怎么了,难道真是老天爷收人?单相声界就失去了许多位前辈,这还不包括卢武铉杰克逊等兄弟曲种的同志。刚送走了李文华先生,又闻噩耗,沈阳相声名家王志涛先生辞世。关外奔丧的当天,一个电话惊住了我,好友东子猝死。东子好交友,极热情。酷爱饮酒,十年前曾有人戏言:你就喝吧,你肯定活不过四十岁。一语成谶,东子去世那天是四十岁的最后一天,转天是他的生日。人呐,怎么那么脆弱呢。

山西演出,入住太原最好的酒店。环境极佳,服务上乘。晚间,由剧场回,进屋见花篮果盘迎面摆放,感主办方周到。进卧室,见字台摆放大红签字薄,已打开,旁置一笔。知让签名,遂信手翻看。扑面三个大字“侯耀文”。我呆住了,目不转睛的盯着,没错,先生的亲笔字,落款2004.9.3日。我缓缓坐下,轻轻的摸着师父的字,无语良久。我拜师是2004.6.8日,也就是说拜师后两个多月,师父入住了这家酒店。五年后,我也住在了这。别人看这无非是凑巧而已,可我宁可认为是冥冥中的安排。楞了半天,我提起笔来在师父的名字边上写了个小小的郭德纲。真快,师父离开已经两年了,云散风消花残月缺,一切看起来那么平静。可平静背后隐藏了些什么?师父的万贯家财哪去了?那些珠宝名表田黄石羊脂玉哪去了?那些饰品家具字画藏品哪去了?那些服装改了尺寸后谁穿去了?玫瑰园中最后连灯泡都被摘了,为什么?师父的两个女儿连一张纸都没得到,为什么?两个女儿也并非为争遗产而导致不能下葬,她们从来也没争过,那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?一炷清香袅袅升起,照片上的先生好像也很无奈,透过烟雾,我大声喊着:到底是谁!

思绪纷乱,打开电脑,浏览实事新闻。挺好,还那样。有哭的有笑的,有傻的有闹的,上下几千年,故事反反复复,不断重演,人名不同而已。突然想起明朝状元杨升庵的千古绝唱:携酒上吟亭,满目江山列画屏。赚得英雄头似雪,功名。虎啸龙吟几战争。一枕梦魂惊,落叶西风别唤声。谁弱谁强都罢手,伤情。打入渔樵话里听。

    心下平静些许,又看了几个与相声有关的网站。许多观众的热情让人感动,我心里明白极了,一个民间艺人,一个说相声的,这么多年有这么多人喜欢你,这是人家给你脸,可不能对不起大伙。这年头,谁比谁傻多少,可得活明白了。又见了几位匿名骂街的网友,大骂郭德纲。我乐了,这哥几个还没找着工作呢?好歹得干点什么呀。天天这么骂闲街,早晚得气迷心呐。侯震老师教导我们说:有钱人都忙着吃喝嫖赌呢,就这帮濒临饿绝的浪货才匿名骂人发泄不满呐。少侯爷的话值得商榷,但也不无道理。至少匿名骂街这一点从道德上说不如祖德宝宝,人家好歹还有个名呢,诸君有点祖德不如了。

    说归说,笑归笑,工作还得干。长篇单口【济公传】终于整理完了,我也长出一口气。济公,法名道济,南宋禅宗高僧。一一四八年农历十二月初八出生于天台城北赭溪畔永宁村,一二零九年农历五月十四圆寂,塔葬虎跑。圆寂至今恰好八百年。八月份,我将在德云社剧场演说【济公传】,也算对这位活佛的一个纪念。有视频网站找来,要每场直播,我当下应允,剧场小,能让更多人听,何乐不为呢?电话响,定做的象牙笏板已完工。我大喜,八月初,德云评剧社将正式开始业务演出,每周三场。已定下的剧目达150余出,这也算为弘扬传统干点实事。赶制的服装道具基本完工,这支牙笏也将在舞台上展其风采。八月,是一个说书唱戏的月份,我很期待。

门铃响,有同行造访。落座后极兴奋:“听说了吗,相声拍卖大获成功!本次拍卖具有里程碑式意义,我们必须大胆探索,不断尝试新方法,新路子,让相声这门有百年历史的古老艺术能够跟上文化体制改革的步伐,适应市场、开拓市场,更好地和市场接轨!”我认真的聆听,然后羞愧的摇摇头:“对不起,这个我没猜着,您再说一个吧。”

沉默了片刻,同行又恢复了进门时的状态:“还有一个让我欣喜的事,曲艺界对于德云社的重视和抬爱,我希望你把自己融入主流曲艺队伍。过去有些不睦,今后应当主动示好,在和谐社会的建立中,最具有粘和人情力量的相声艺术家们,在自己的的小环境里首先应当和善相处,用不着鸡吵鹅斗。”我点点头:“这是您说的?”同行笑道:“一位老同志的感言,语重心长啊。”我郑重的致谢:“请转告这位老同志,有时间一定登门打老丫挺的。”

慢踏花径,我送同行向外走去。同行挺客气:“回去吧,我还得给观众送票去呢。”我怔住:“票不是卖的吗?”同行笑了:“送票还没人来呢,呵呵。我主要也为了四处串串闲话。”我表示理解:“去忙吧,别误了正事。怎么走啊?”“我坐地铁来的,回去还是地铁。”

我点点头:“坐地铁好,记住!走2B出口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4910)| 评论(596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